关注儿童和青少年癌症状况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本文转载至《肿瘤了望》
  导读:经济发展水平及医疗政策会影响一个国家/地区的医疗水平,并会对患者预后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儿童和青少年作为国家的未来,其身体健康状况的准确评估可能会影响国家政策的制定。近期,《柳叶刀肿瘤学》(Lancet Oncol.)连续刊载了两项全球儿童和青少年癌症状况的研究,现简要概述如下。
  全球儿童癌症生存率及影响因素估计
  5月22日, Zachary J Ward等学者发表的一项研究评估了未来5年全球儿童癌症生存率及其影响因素。儿童癌症生存的准确评估对于决策者和临床医生制定优先级和规划决策至关重要。然而,许多国家缺乏观察到的生存估计,即使在可及的情况下生存估计报告也存在很大差异。了解优化生存的障碍有助于改善儿童癌症的预后。为了能准确做出全球儿童癌症存活率的估计及更好的分析影响儿童癌症预后的多种因素。研究者通过建立模型对此进行了分析。
  研究者开发了一个微模拟模型来模拟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的儿童癌症存活率,包括临床和流行病学因素,特定国家的治疗变量,如化疗、放疗和手术的可用性。为了确保模型结果与报道的生存数据一致,研究者使用近似贝叶斯计算方法将模型校准为CONCORD-2和CONCORD-3研究的估计值。我们估计每个国家和地区的儿童癌症诊断病例的5年净生存率,并估计7项政策干预和改善分娩和扩大治疗水平(化疗,放射和手术),减少治疗放弃,提高高收入国家的护理质量的生存获益。
  研究模型估计针对于已经确诊病例,全球5年儿童癌症净生存率目前为37.4%(95%不确定区间为34.7-39.8),区域差异较大,在东非为8.1%(4.4-13.7),北美为83.0%(81.6-84.4)。在模拟的七项政策干预措施中,每一项都有了较小的收益,将全球5年净生存率提高到38.4%(35.8-40.9)和44.6%(41.7-47.4)之间。当将政策干预措施配合改善提供服务水平时(5年净生存率50.2%[47.3-53.0])或配合扩大治疗可及性(54.1%[50.1-58.5])时,5年净生存率均显着提高。由所有政策干预组成的综合方法产生了超级大获益,全球5年净生存率为53.6%(51.5-55.6),扩大50%治疗政策完全实施时为80.8%(79.5-82.1)。
  儿童癌症的存活率因地区而异,尤其是非洲的生存率很低。尽管扩大获得治疗(化疗,放射和手术)和解决经济性的问题至关重要,但需要在卫生系统和设施层面进行改善护理质量的投资,以改善全球儿童癌症的发病率。
  2017年全球儿童和青少年癌症负担分析
  生活在高收入国家 (high-income countries,HICs)的儿童被确诊为癌症后预后相对良好,其中约80%的患病儿童在确诊五年内存活1,2。而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low-income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LMICs),每年有90%以上的儿童暴露在儿童癌症风险中3-5。许多人认为这是现代科学的重大进步之一,但过去几十年里在高收入国家中发现的癌症儿童的预后改善情况并没有平移到大多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现有的数据表明这些国家存活下来的儿童要少得多6。
  由于缺乏必要的癌症登记和生命登记系统来记录和报告这些数据,许多低收入国家缺乏对儿童癌症发病率和结果的准确评估。儿童癌症若没有适当和及时的诊断和治疗,往往是致命的。因为目前没有任何人口筛查计划或生活方式改善能够有效地改善儿童癌症的结果。增加儿童癌症的生存需要决策者作出明确的规划,以确保儿童能享受到充分的医疗资源分配和保健系统的功能。因此,儿童癌症负担的信息至关重要,目前在没有充分数据的情况下确定癌症负担需要基于模型的估计,直到癌症数据覆盖率得到改善。
  “全球疾病,伤害和风险因素研究负担2017”(GBD2017)提供了包括癌症在内的359种疾病和伤害的估计数,因此在各国致力于扩大其癌症监测系统时,它可以填补卫生规划数据的空白。此外,GBD包括残疾调整生命年(DALYs)的估计值,这是一个有用的综合指标,可以解释疾病的死亡率和发病率。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针对儿童癌症负担进行的GBD分析。之前国际上描述儿童癌症负担的研究侧重于传统的癌症负担指标,包括发病率,死亡率和生存率。研究者的目标是使用2017年GBD的DALYs模型估计报告2017年儿童癌症的全球负担,以新的视角评估儿童癌症负担。2019年7月29日,此文被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Lancet Oncol.)。
  研究者通过对“全球疾病,伤害和风险因素研究负担2017”中的生命登记系统数据、死因推断数据和人群癌症登记发病率数据进行分析整理估计儿童(0-19岁)癌症死亡率,通过模拟死亡率与发病率比(MIRs)将数据转化为死亡率估计值。患病率估计是通过使用MIRs来模拟生存,并乘以残疾的权重来计算的,以获得残疾生活年限(YLDs)。寿命损失年(YLLs)的计算方法是将特定年龄的癌症死亡人数乘以死亡年龄与参考预期寿命之间的差值。DALYs计算为YLLs和YLDs之和。最终点估计值以95%的不确定区间报告。
  研究结果显示2017年在全球范围内,由儿童癌症导致1150万DALYs(95%不确定区间10.6-12.3),其中97.3%(97.3-97.3)可归因于YLLs,2.7%(2.7-2.7)可归因于YLDs。儿童癌症是全球癌症总死亡的第六大原因,也是全球儿童疾病负担的第九大原因。全球82.2%(82.1-82.2)的儿童癌症DALYs发生在低等、低-中等、中等社会人口指数的地方,而50.3%(50.3-50.3)的成人癌症DALYs也发生在这些地方。当前GBD框架中未分类的癌症包括26.5%(26.5-26.5)的全球儿童癌症DALYs。
  儿童和青少年癌症负担存在很多方面。这些负担的最好记录被保存在拥有高质量人口癌症登记和死亡登记系统的高收入国家。而绝大多数儿童和青少年(年龄小于20岁的人)癌症病例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此项研究鲜明地展示了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儿童癌症负担的绝对和相对规模,以及它与高收入国家的对比。2017年GBD结果分析呼吁注意全球儿童癌症的重大负担,儿童癌症在资源有限的环境下对人口造成的影响不成比例。使用基于DALY的估计对于证明儿童癌症负担是全球重要的癌症和儿童健康问题至关重要。
  总的来说,早期诊断可大大降低死亡率和长期发病率。20岁以前发病的癌症实际上在20岁以后才会得到诊断,提高公众和临床意识及早诊断可能会给儿童和青少年带来短期的全球负担上升,但这一变化会影响到自然历史相对较长的癌症,如霍奇金淋巴瘤和甲状腺癌。虽然早期诊断应在低收入国家取得最大的进展,因为在这些国家中有太多的病例是在较晚阶段才被诊断出来的,但在高收入国家也应能感觉到这些进展,特别是对低级别脑肿瘤患者,他们的幸存者承受着相当大的残疾负担。为了在全世界充分体现早期诊断的好处,必须同时改善可获得的诊断和治疗设施。国际合作将是必要能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本研究将有助于刺激必要的改进,并且未来的迭代可以监测它们的成功。
  文章原文链接:
  1、Ward ZJ,Yeh JM,Bhakta N,et al.Global childhood cancer survival estimates and priority-setting: a simulation-based analysis.Lancet Oncol 2019;20:972-983.DOI:10.1016/S1470-2045(19)30273-6
  2、The global burden of childhood and adolescent cancer in 2017: an analysis of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Lancet Oncol 2019;:.DOI:10.1016/S1470-2045(19)30339-0
  参考文献
  (上下滑动可查看)
  1、Noone AM, Howlader N, Krapcho M, et al, eds. SEER Cancer Statistics Review, 1975–2015,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April,2018. https://seer.cancer.gov/csr/1975_2015/ (accessed Sept 21, 2018).
  2、Gatta G, Botta L, Rossi S, et al. Childhood cancer survival in Europe 1999–2007: results of EUROCARE-5—a population-based study. Lancet Oncol 2014; 15: 35–47
  3、Rodriguez-Galindo C, Friedrich P, Alcasabas P, et al. Toward the cure of all children with cancer through collaborative efforts:pediatric oncology as a global challenge. J Clin Oncol 2015; 33: 3065–73.
  4、World Bank DataBank.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http://databank.worldbank.org/data/reports.aspx?source=2&country=WLD (accessed Aug 15, 2018).
  5、Bhakta N, Force LM, Allemani C, et al. Childhood cancer burden: a review of global estimates. Lancet Oncol 2019; 20: e42–53.
  6、Allemani C, Matsuda T, Di Carlo V, et al. Global surveillance of trends in cancer survival 2000–14 (CONCORD-3): analysis of individual records for 37 513025 patients diagnosed with one of
  18 cancers from 322 population-based registries in 71 countries. Lancet 2018; 391: 1023–75.
责任编辑: 奶糖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